<。)#)))≦

西凡与温言原作互动内容整理(更至第129章)

苏纪尘:

*天醒之路原作内容整理,仅供同好娱乐,原作连载地址:http://www.qidian.com/Book/3206900.aspx


*主要是西凡&温言的互动内容(含直接&间接互动)


*随原作进度更新


容我卖一下这个少女心满满的CP的安利啊!


============================================


第五十章 传音塔顶 


  温言斜身避向空当,躲开路平的反击,退步就要先撤开,却不料头颈的另一边,竟有一道劲风袭来,清晰无比的力之魄力在当中回荡的,这应该是……三重天的力之魄?

  三重天的力之魄,在天照学院,这种境界简直不值得一提。但是此时,这种境界的一击,却在最合适的时机,出现在了最合适的位置。

  两分少年……

  一直靠着路平才没被抓住的西凡,竟然在此时出手,这一击,让对路平都信心十足的温言瞬间方寸大乱,因为她没找到任何有效的手段去阻止。

  手刀切中。

  三重天的力之魄,自己能硬扛吗?

  这是温言心存的最后一丝希望。但是,不能……

  如果说路平的技巧很糟糕,十分的实力发挥不到一半的话,那么这个两分少年这一击对时机的选择,对部位的把握,对速度和力量的控制,无一不表现出了超凡的技巧,这是足以将十分实力发挥到十二分的技巧。

  三重天的力之魄,已足够。

  一掌,切倒了温言。



第五十一章 不精纯的魄之力


  温言一直很感兴趣的是灰衣少年,但是怎么也没想到,最后一击击倒她的竟然是四个闯入者中看起来最没用的,一路都需要灰衣少年扛着、背着才能脱身的两分少年。
 
  三重天的力之魄力拿捏的恰到好处,最后还有六重天的精之魄力攻击中枢神经。温言还有意识,但却已经无法控制协调身体,就这样倒了下去。
 
  “制住她!”西凡没有就此感到得意。因为路平的制衡,以及对手对他的全面忽视,他才捞到这个机会,否则直接对敌的话,温言的快拳快脚他看都看不清,早把他揍到鼻青脸肿了。眼下虽然一击凑效,但他的这个力量层次能对眼前这个强敌制造多大伤害西凡并无把握,毕竟,温言的境界他完全看不穿,这显然是一个贯通者,天照学院的学生实力真的太可怕了。


  “试试那个。”西凡指了指挂衣钩上的软鞭。温言实力强劲,他用精之魄力对中枢神经的攻击看起来是得手了,但他也不知道能持续多久,一直让路平制着也未必稳妥。可是像他们这些修炼者,但凡力之魄有点境界那普通绳索就没多大用处,总得有些特别的道具。路平和西凡当然没有,不过正巧这挂着根软鞭,会被修炼者拿来做武器的,总不至于是一般绳索。

  “运气不错。”温言嘟囔了一句,路平将西凡放到一旁坐椅,过去取下软鞭,试了试,向西凡点了点头:“很结实。”

  “当然,这可是天罗藤做得诶。”温言说。

  “果然运气不错。”西凡说。天罗藤,一种极其少见的植物,柔韧,却又坚硬无比,无论拿来做弓弦,软鞭,或是什么,凭天罗藤三个字,就足够评定为三级。

  路平对此没做什么评价,只是回来麻利地将温言手脚都捆在了一起,他这一边忙活着,西平这边却在很没有说服力地说着:“别紧张,我们没有恶意。”

  温言笑了,她显然清楚捆她,不过是对她顾忌,而不是心存什么歹念。

  “是这样,我们是峡峰区捕风学院的,我们来天照学院找人的,她叫楚敏,可能是导师,也可能曾经是导师,你知不知道这人。”西凡说。

  “不知道。”温言说。

  “好吧……那替我们在这里向学院说明一下好吗?”西凡说。

  “不好。”温言摇头。

  “为什么?”西凡有些诧异。

  “因为那样就无趣了。”温言笑。

  “你……你这是有恃无恐啊?”西凡说。

  “对啊,你们能把我怎样呢?”温言说着,还扭了下身子,似乎在找一个舒服的姿势,丝毫没有觉得被捆是什么困境。


  “什么鬼!”温言被吓了一跳,慌忙靠向窗边向下张望,看到的却是路平的身影,效仿着之前那个三年级生,极快速地攀援而下。一回头,果然传音室里已经只剩下西凡一个。

  “那女孩是他什么人?”温言问西凡。

  “大概是死也要保护的人吧!”西凡说。

  “哦,那就更有趣了啊!”温言望着窗外,兴致勃勃,嘴里不住地念叨着“快点快点”。 



第六十三章 疯狂的修炼


  “你们……疯了吧?”温言目瞪口呆。

  “更疯的还在后边呢!”西凡笑了笑。

  “你……”温言望向西凡,她不蠢,甚至可以说很聪明。得知苏唐是仅留了力之魄在修炼后,她已经意识到了这种方法的关键。那么,眼前这个西凡,如果也要用的话,将是彻底的五感剥离,只留意识,这无疑是比苏唐还要抓狂的状态。





第六十四章 正确的决定



  “很残忍的方法,但是往往也很有效。”楚敏神色不动,她东西也吃得很少,倒是酒喝得更快了。

  “有这个必要吗?”温言忍不住问着,是问楚敏,更是问这四人。

  “只不过是个点魄大会,去年有,今年有,明年有,年年都会有。”温言说道。

  “点魄大会当然也没有太重要。”西凡说,“但我们有自己的理由。”


  温言一直在看着,看着莫林和西凡两人接连被楚敏剥离了魄之力,看着他们在这种可怕的状态下寻求突破。

  她不知道他们是出于何种理由,但是这种坚决,这种态度,让她深受震撼。



第七十四章 人面兽心


  几人沿着走廊继续追过去了,再之后道然的那些小跟班在温言面前当然还是不敢太猖狂,一个个都紧随他们的老大,直至最后一个人跑过,温言终于松了口气。拧开身后的房门,西凡就躺在里面。

  西凡没吃过什么,所以身上不会有什么食物气味,温言因此觉得他是可以避过洛停的“气逐”。可就刚刚来看,洛停好像还是发生了些什么,只是最终没有说破。

  西凡先藏在这里。

  而她是天照学院的学生,道然对她并不能做得太过分。这是温言的理由,因此她留下来帮路平多争取一点时间,跑远一些,以摆脱洛停的“气逐”感知。

  结果看来,她争取时间争取得很失败,西凡的躲藏也不怎么成功。但是好在洛停将此隐瞒了,再接下来,只是希望路平靠速度取胜,能甩脱这些家伙。只是,眼下的路平可是一次带着两个人,就算没有什么力量上的负担,对行动也总有一些影响。

  能不能逃掉?

  温言很担忧,她想去看看,可是把西凡独自扔在这她又实在有些不放心。


  死!

  这已是此时温言心里唯一的念头,但是洛停真的太卑鄙,连续用他的“气逐”手法,将魄之力打在她的伤口,此时的她,连自尽的力气都没有了……

  “呵呵呵……”洛停笑着走近,一伸手,就已经将温言推倒在了身后的桌上。跟着却听到一旁有人说话。

  “呃?是不是先让我回避一下?”

  躺在地上的西凡,目光向另一边回避着说道。



第七十五章 这不是我的弱点


  嗯?

  恨不能死的温言一愣。

  这声音,她不熟,但她马上意识到了这是谁,马上意识到了这是什么情况: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西凡突破贯通了!并且找回了被剥离的魄之力!

  但是,这家伙那话……

  “神经病啊你!很好笑吗?快救我啊混蛋!”又骂又叫,又哭又笑。面对洛停那样的欺负凌辱,甚至完全陷入绝望,连死都不能的时候,温言也一滴眼泪都没有掉,她可不是期待眼泪可以解决问题的女孩。可是这一刻,她哭了,当忽然燃起希望,忽然有了救星,忽然从绝望中找到依靠的时候,她哭了,号啕大哭。

  好笑?

  西凡一点没觉得这好笑,他倒是尴尬自己突破贯通的怎么这么不是时候,怎么竟然会有两个人在自己这么一个大活人身边干那事。但是当温言喊出来,哭出来时,他马上意识到情况并不是他所以为的那样。

  西凡缓缓起身,他有点习惯于只有一个意识,突然间找回了所有感知,片刻间还有点不适应。他活动了一下身体,扭动了一下脖子,全身上下的关节接连发出“咯咯”的声音,他很快进入状态,目光,笔直地锁定在了洛停身上

  “放开他。”西凡的语气中没有夹带什么愤怒,却是绝对毋容置疑的口气。


  “当心!”温言立即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叫道。

  嗯?

  西凡这次也愣了一愣。眼前这个对手,之前每一次出手时,从眼神到神情再到动作,简直没有一处不在暴露他的意图。所以每次西凡都能提早准确判断出他要攻击的位置,然后从容闪避。可这一次,这家伙看起来只是一扬手,竟然把所有会暴露意图的神情动作都给隐藏了?

  无法预判,西凡只能做出大幅度的移动来闪避,但是这一次,却好像对方的指风知道他的意图似的,最终依然击中了他,击中了西凡的右手。

  带有魄之力的指风与西凡的右手相撞,发出难以描述的声响,西凡的右手立即就有鲜血迸出。

  “是气逐!他的异能可以将攻击命中他锁定的气味符号!”温言叫道。

  “不错!”满脸是血的洛停继续狞笑着,“现在,就是你的右手!”

  西凡的右手,打中了洛停一拳,于是就沾到了洛停的气味,他立即就把这做成了他的“气逐”可以锁定的标靶。

  说着,指风再起。

  噗……

  西凡右手再次中招,任何动作也无法阻止,鲜血再次迸出。而洛停一如他之前的残忍,绝不停手,紧接着又是一击。西凡的右手很快变得鲜血淋漓,他却回过头来对着温言说话:“你就是这么被他打败的?”

  温言愣。

  “他攻击的一定是你的弱点,无法忍受痛苦的弱点。”西凡说。


  “杀了他!!!”满腔怒火的温言在这时愤怒地喊道。

  “那还用说?”西凡说道。


  喀喇。

  这是洛停听到的最后一声响,再然后,他只觉得脑袋好像没有了支撑,好像在向下落去,模糊的视线在这一刻终于彻底消失了,西凡拧断了他的脖子。

  “杀了。”西凡回头对温言说着,让开身,给温言看。

  “真……杀了?”温言愣住。

  “我刚才只是一时气话……”温言说。

  “难道不该杀?”西凡皱眉,那神情,完全是在质疑温言的品质。

  “该杀!”这点温言也是很坚定的,她所犹豫地是:“但就让你这样给杀了……”

  “举手之劳。”西凡说。

  “唉,算了……”温言也不想啰嗦什么了,她担忧的当然不是洛停该不该杀的问题,而是该谁杀的问题,由西凡就这样处置了,恐怕免不了又是一场风波一堆麻烦。但不管怎么样,西凡保护了她,她还有什么可埋怨的?有什么麻烦,也该由她来收拾。

  “你的手没事吧?”温言问道,她看到西凡的右手还在不停地滴血。

  “没事。”西凡笑了笑,“我的弱点又不在右手。”说完,他就直挺挺扑地向前,噗通一声趴倒在地。

  鲜血,瞬间染红了他的后背。



第七十六章 对拳(上)


  “喂,你怎么……”温言惊叫着,但话说一半自己也都想起:西凡,一直是带着伤的!

  因为伤重,所以他行动不便,到天照学院第一天起就一直坐着轮椅。

  因为伤重,所以这个凶险的精之魄贯通修炼,一般人可以坚持七天,而西凡只能坚持三天。

  不过最终西凡只用了一天一夜,就完成了突破贯通,但是这个修炼,对于他原本就有的伤势那毫不作用。击杀洛停,显然西凡是在强忍着他背后当初和星罗三人交手时留下的重伤,在彻底击杀洛停后,立即就不支倒地了。

  “喂喂!”

  温言眼下伤势也不轻,手撑着桌子勉强想要走过去,最后却腿一软,也倒在了地上。

  此时的她才明白,为什么西凡杀洛停杀得那么痛快。

  因为他别无选择。他清楚自己马上就会支撑不住,不杀,只能是等洛停回过劲来杀他们俩。

  否则的话,洛停纵然该杀,但如此杀法会有什么样的麻烦,西凡不会不清楚,不会没想到。温言和他仅仅打过一丁点交道,但这个一直带着重伤的人却已经给她一种特别稳重可靠的感觉。

  杀!

  这个温言原本以为有些贸然的举动,其实正是在这种处境下最安全的选择。

  她错了。

  这个家伙,确实如他给人的印象一样,真的非常踏实可靠。

  只是现在……

  “你怎样啊?没事吧你!!”温言倒在地上喊着,眼泪又啪啪地掉下来了。遇到危险的时候,她始终都没有哭泣,她一直觉得自己还真是挺坚强独立的。可是当拥有依靠的时候,她哭了;当依靠就这样倒下去的时候,她又一次哭了。

  温言拼尽全力,趴到了西凡的身边。

  “喂!喂!”

  她不敢去晃动西凡趴在血泊中的身体,只是努力又喊着。但是西凡却好像已经完全没有意识,只是安静地趴在那,一如他这一天修炼时的状态。

  “有没有人?有没有人啊?”

  温言已经顾不得其他了,只要来个人,无论是谁,都好。可是只是这样的喊叫又有什么用,这个时间,会来图书馆的人几乎没有。

  冷静,要冷静。温言告诫着自己。她已经没体力做出什么行动,这样空喊毫无意义。

  鸣之魄!

  自己需要发挥鸣之魄的作用,将声音更远的传递出去。

  静心……不要乱,集中精神,鸣之魄力……

  温言闭上了眼,努力汇集着自己的精神,强忍着伤势的痛楚,努力控制着紊乱的魄之力,将鸣之魄力从中努力地抽取出来,依靠她所需要的去运转。

  “有没有人……来人呐!!!”

  终于,驾驭着鸣之魄力发出的呐喊自房间里穿了出去,穿透树林,翻过树梢,在天照学院的上空回荡着。

  有没有人?

  不管是谁,都快来吧……

  温言在心里又默默念叨了一遍,终于也耗尽了所有精神,彻底晕了过去。



第八十一章 杀得好


  “叫醒他们。”于是云冲吩咐道。

  “是。”医师点头,他的双手随即像是点燃一般,跳动起了纯白色的精之魄力。然后分别按上了两人的额头。

  “啊!”温言叫了一声,猛然坐起上身,但随即感觉到了右肋下的疼痛,下意识的伸手捂住。

  不过就看这苏醒的反应,温言就比西凡精神多了。还能弹身坐起,西凡仅仅是睁开了双眼罢了。
 
  “这是……”温言认得学院的医师,知道这肯定是得救了,但是再一转眼,却看到院长、夏博简,还有数位其他导师。而他们的对面,坐着楚敏、西凡……

  所有人都在望着她,都在期待着她开口。但是温言却还是看了一下身边,然后问了医师:“他怎么样啊?”

  “没事啊……”西凡自己回答了她。

  温言如释重负,眼泪差点又掉下来。但是眼下人多,她可不是愿意让人看到自己哭哭啼啼的女孩,慌忙背过身去伸手抹了一下,强自忍住了。


第九十章 期待再会


  路平他们在天照学院事实上也没待几天,但就这么几天里,温言和他们的关系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其初还只是好奇,在看到他们修炼的坚决和疯狂后,又有一些佩服,再之后,就是西凡拼命相救的感动了。

  不过温言在洛停手下伤得也不轻,被导师沈河带回去后闭门调养了好几天,这才好转了不少。随后这一早就从沈河这里翻了不少上好的伤药,在沈河的骂声中跑来找路平他们了。

  药当然是准备拿给西凡用的,可在兴冲冲地跑到图书馆后,一旁的树林空地不见四人的踪迹,长久飘荡在这里的酒香也一点都闻不到了。

  “路平?”

  “西凡?”

  “楚敏老师?”

  温言喊着,四下寻找,从图书馆的一层,一直找到顶层,再从顶层,找回一层。找回楚敏的房间,找回到那个窗口外的树林空地,依然不见几人的踪迹。


  “是的。会遇到的。”温言点头。说得十分肯定。她就是相信。那几个家伙决定要做的事,肯定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们。就算西凡到时还是需要坐在轮椅上,就算苏唐和莫林那时还在斩魄状态中没有出来。但点魄大会,他们也一定会出现,一定会参加。



第九十九章 关注点


  秦桑就这样,和西凡、莫林齐头并进,随着队伍往前走着。这让西凡心里有些七上八下。这女生很强,他当然早就注意到了。而现在她好像十分关注西凡和莫林,是发现了什么吗?

  不管有没有发现,这样过分关注,总不是什么好事,不知道她的目的,也只能先发制人了。西凡转过头来,望着秦桑,正准备开口,忽然一旁跳出来一人。

  “西凡!”那人叫着。

  “啊?”西凡回头,看到竟是温言不知从哪里跳到了他和莫林旁边。

  “你……刚报完名啊……”西凡很快猜到。

  “对。”温言点头,但是跟着,就看到了另一侧和西凡、莫林齐头并进的秦桑,也正在看着她。



第一百章 狐假虎威


  但是一旁的温言却显得更加主动。不只和西凡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时不时还把秦桑也带入话题。但秦桑显然对这样的聊天并没什么兴趣,爱搭不理的回应着。温言却丝毫不以为意,一副聊得很开心的样子。

  怎么回事?

  西凡觉得温言举止有些奇怪,就算秦桑是秦家的大小姐,但温言可不像是会这样趋炎附势的人。眼下努力和秦桑搭话这是有什么企图吗?是为了分散秦桑的注意力?


  两个腰牌被扔到了桌上,没有发生任何让西凡担心的事情,就这样,他们顺利完成了报名,一侧报名台下的路平和苏唐也松了口气。但就在这时,温言突然一把提起和她一起推着轮椅的莫林,奋力向前一丢,扔向了路平。

  “快走!”她喊道。

  “怎么?”

  这突然的变化让西凡一惊,但他没有露出惊慌的神色,一边等着温言,警惕的目光已经打量向了四周,温言做这种事,当然不是没有道理的。只是针对莫林的话,那么就是说,有院监会的人?

  在哪?
  
  西凡还没有找到,但是莫林却已如炮弹般飞向路平。

  所以人都惊讶地望向这边,包括在西凡他们之前走下台的秦桑。背在凌子嫣背上的奎英剑已在嗡嗡作响,随时等候着主人召唤它出鞘。

  “秦桑,挡住!”温言突然喊出这么一句。

  “嗯?”秦桑不解,西凡却在瞬间明白过来。

  他知道为什么之前温言要那样努力和秦桑搭话了,不是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而是为了营造出一种假象。让那些暗中观察的院监会人,误以为他们和秦桑有什么关系。

  在整个玄军帝国,还没有不忌惮秦桑的存在,这种情况,院监会当然不会贸然强硬出手。



第一百零七章 非常老实的西凡


  这是慢慢聚集起来的院监会的人手,这几乎已是院监会的一半力量。而现在,他们却将西凡这个坐着轮椅行动不便的少年团团围着,温言站在轮椅边,这时心里也有点慌张,院监会出动的力量,比她以为要可怕的多,由此可以看出他们的态度。而眼下,他们一个个都是脸色铁青,这是又发生了什么?


  “你们想干什么?”温言这时候早已经冲上去,怒视着院监会的人,将西凡和轮椅从地上扶起。
 
  院监会没有人上前阻拦,他们心里有数,启星刚刚这一脚有些冲动。但是更让他们郁闷的是,冲动了这一脚,却也没能让他们的心情有所舒畅。对方这种无畏的平静,只会让他们越发的恼火。

  “带走!”启星站起了身,大庭广众,他们没办法做得太过火。眼下摆出的这些个手段,观众都惊到了,西凡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干什么,你们要把人带去哪?”温言顿时不干了,但是,但是她实在也没有太大能力,轻轻松松地就被院监会督察推到一边了,他们倒也没想去难为温言,只是准备将西凡带走。

  温言又想再冲上去,却被人从旁拉住。

  “别急。”修治平对她说着。

  “带走就麻烦了。”温言说道。院监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不敢太过火,但是谁知道将西凡带回院监会后又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院长就快赶到了。”修治平对温言说道。

  “院长?”温言疑惑,不明白院长怎么会关心起这事。

  “我们看看再说。”修治平很冷静。



第一百零九章 缺些强硬


  “哦,你们是西凡的朋友?”郭有道问。

  “呃……算是吧……”修治平说,大家接触其实还不多,说是朋友还有点勉强。但是修治平觉得这也就是暂时,在未来,他们一定会成为朋友。

  “郭院长,就这么让他们带走西凡吗?”温言则在着急这个。



第一百一十二章 再试一试


  “不要过来!”

  结果这时,她忽然听到一声喊,竟然是坐在轮椅上的西凡。

  为什么?

  正欢欣鼓舞的温言听到西凡的喊声一愣,但此时她距离西凡已经没几步,她没有停。到底还是冲到了西凡身边。

  “我来救你。”她说着,顾不上去推什么轮椅,直接架起西凡背到了背上。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一墙之隔


  “站院里干什么?进来呀!”温言完全无视了温泰的说教,向院里的苏唐招着手。

  “哦……”苏唐应了声,东张西望地走进了温家的前厅,富丽堂皇的气质,让她有些被吓住,进来后手足无措,简直不知道往哪站好。

  “把西凡放下啊,一直拎着他干什么?”温言笑道。

  “放哪?”苏唐把西凡提得高些问道。

  “喂……”西凡觉得自己真的好像已经不是一个人类了。

  “随便坐吧,这么多地呢!”温言随手瞎比划着,终于是让苏唐将西凡放在了一张坐椅上,而她自己也在一旁的位置上小心翼翼地坐下了下来,继续好奇地看着屋里的各种陈设。



第一百一十八章 并不有趣


  “吃吃吃,多吃点。”温言给苏唐夹了很多菜,苏唐点着头,一样一样默默地尝试着。

  很好吃,如果路平在就好了。苏唐又在想着。

  “你也吃。”温言对西凡也招呼着,但看起来却不如对待苏唐那么殷勤。明明也挺想热情一些的,但最后却又留下了几分矜持。

  不是吧?

  没有上桌只是坐在一旁的温泰却立即多看了西凡几眼。他了解自己的女儿,矜持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在她身上?而她现在居然矜持起来,这个少年在她心中有些特别?刚刚放下心的温泰。顿时又有事可操心了。



第一百二十二章 等候区


  “是因为我们那事吗?”西凡走过来说话了。

  提前毕业的,看来并不只修治平一个,石傲、温言,现在所穿的,不也都不是天照学院的院服了?

  西凡在问,但脸上已经全是愧色,显然他已经知道答案。修治平他们三个,半个月前为了就他和院监会正面动手,他们和天照学院都是志灵辖区内的,肯定得对此有个交代。四人说是毕业,但实际上怕是被学院开除了吧?

  “咦,你们也在这里?”温言的脸上全没有被开除的黯然,倒是发现路平他们一行人后一脸的惊喜。



第一百二十六章 转机


  路平、苏唐步步逼近。后边还有修治平和石傲掠阵。温言甚至都不再参战,跑去守着莫林和西凡聊天去了。






第一百二十九章 缺心眼  




  “他梁正,卫秦梁顾,四大家族梁家的子弟,排行第三,所以那个家伙称他三少爷。”温言介绍梁正。

  “你给着我介绍什么?我知道!”西凡哭笑不得,温言因为离他近,基本是冲着他说的。

  “啊?”温言愣,她还以为摘风学院偏僻闭塞,所以连大名鼎鼎的梁家三少爷都没听过。结果西凡知道但路平和苏唐不知道,这到底是谁比较特殊?

评论

热度(46)

  1. <。)#)))≦抹茶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
  2. 吟白抹茶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存档专用子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