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族III·黑月之潮(中)恺楚相关片段整理

子见南子:

- 内容皆摘自《龙族III黑月之潮(中)》连载版&单行本,作者江南。


- 仅整理作同好交流&卖安利之用。


【上】 【下】




》》》




      恺撒心说日本人这娱乐当真愚蠢得很,用枕头对打有什么乐趣可言?我和楚子航之间就很有趣,我们每次对打至少也是木刀,高级别的干脆就直接上冲锋枪了!




》》》




      处在亢奋状态下的暴徒会做出比平时更冲动更肆无忌惮的事来,比如说乱枪杀了他们。男孩们确实准备这么做,但他们想走近了再开枪,从而把枪械的威力放到最大。


      “校规中规定不能对普通人类使用言灵。”楚子航低声说。


      “你负责揍人,我负责写报告。”恺撒冷冷地说。




》》》




      “有必要打到这个时候么?认出了我就停手好不好?”楚子航大吼。


      “妈的我怎么敢确定是你?我又看不清楚!如果是哪个跟你师出同门的日本刀,我一停手脖子就给砍断了!”恺撒大吼。


      “内部矛盾等我们逃出去再解决!一致对外!一致对外啊!”路明非也大吼。


      几轮攻守之后双方就隐约猜到对方的身份了,在不能视物的情况下连斩那么多刀却没有任何一方受伤,不是因为棋逢对手,而是因为反复演练过。楚子航是卡塞尔学院本科部的刀术第一,恺撒则力求在对手最强的科目上战胜对方,双方都以对方为假想敌研习近身战。恺撒唯一一次胜过楚子航就是用这招过鞍斩切,而楚子航苦想了一个月想到用最基本的中国剑术来应对。这没在任何刀术教程中出现过,所以不可能认错。




》》》




      楚子航稍微侧身,随手挥出日本刀中的“逆袈裟”。暴走族的刀连同前轮一起裂开,摩托车像是失蹄的马那样轰然坠地,楚子航凌空一记膝击撞在那名暴走族的小腹上,把他踢飞到四五米外。他的杀胚性格开始发作,下手不加控制了。恺撒连动都没动,低头整理鹿弹的子弹带,这种小角色如果楚子航都没法解决那他别在卡塞尔学院混了。




》》》




      “恺撒!”真兴奋地喊那个男人的名字,她心里已经念了这个名字很多遍,喊起来毫无压力。


      楚子航先是吃了一惊,因为这个称呼显然是亲近的人才会喊的,路明非喊恺撒老大,在日本本该只有楚子航才会直呼“恺撒”这个名字。




》》》




      “我帅我先来!”最后还是恺撒排众而出。


      路明非长出了一口气,心说老大毕竟是老大,胸怀坦荡慷慨就义,看起来是要用加图索家的意大利式神经病硬撼店长的日式神经病,鹿死谁手殊难预料。


      既然觉得要在这家店留下来,恺撒就没有留余地,悍然盛装赴会,穿的还是那身紧身西装,换了透肉的银色衬衫,系了水钻领巾。看背影,紧身裤裹得臀大肌纤毫毕现。


      “老大很拼啊!”路明非跟楚子航耳语。


      “加图索家的人就是这样,一旦确定了目标就会不遗余力不择手段,这是他们最可怕的地方。”楚子航小声说。




》》》




      恺撒是组长,要想阻止他就只有靠少数服从多数了,楚子航虽然是匹不好合作的独狼,但至少不会像恺撒那么二百五。 


       “接线员位于14层,你记错了。”楚子航面无表情,“但我同意恺撒的想法,既然不知道从哪一层开始,不如直捣黄龙!” 


      路明非心里长叹一声,队友一个赛一个的英雄,真是害死他这狗熊,他悟出为什么楚子航居然会支持恺撒了,楚子航不像恺撒那么直线条,他倒是明白顶层的危险……但他从来都不要命啊!




》》》




      “太极图最早源自宋朝初年的陈传,而这些壁画比宋朝还要早。类似的图案在其他文明遗迹中也出现过,比如双鱼相对游动、双蛇头尾相连。它的意思是交媾。” 


      “交什么?”恺撒的中文卡壳了。 


      “交配。”楚子航只好换了通俗的说法。




》》》




      恺撒就蹲在这具尸体的另一侧,有他在楚子航就不必担心偷袭了。




》》》




      (恺撒)一直坚信自己的优秀,也许只有楚子航可以略分他的光辉。




》》》




      楚子航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加图索家做事一直都是这么霸气和直接,多数时候显得太过强横,不过有时候霸道直接倒也不是坏事。




》》》




       楚子航忽然发动,挥刀斩向恺撒的咽喉。恺撒立刻伏低,他们当了太久的敌人,已经当出默契来了。




》》》




      (恺撒)觉得自己被一根攻城用的巨木砸中了前胸,从胸骨到肋骨都发出濒临碎裂的响声,冲击力令他的心脏瞬间停跳,如果不是他恰好处在暴血的状态下,这一击甚至能让他心梗死!楚子航冲过去抱住恺撒帮助他卸力,但两人依然被那道巨大的拳劲击飞。


      “感觉怎么样?”楚子航低声问。




》》》




      “那你是什么流派的?”


      “没有流派,我跟少年宫剑道班的老师学的,学费3600,一共36个课时,我总共就学过那36个课时的剑术,其他时间都是自己练习。”楚子航举刀过顶,摆出日本剑术中标准的“正眼”架势。


      “见鬼!我一直以为你的日本刀术很正宗!我以为把你研究透了就懂日本刀了!”恺撒大惊。


      “抱歉让你误解了,但我确实没说过我学的是日本刀术,我只是用日本刀而已。”


      “你道歉得有点晚了。”恺撒哭笑不得,可不得不死死盯着蜘蛛切,“我以为自己很懂日本刀术,可当我跟真正的日本刀大师决斗的时候才获悉我的陪练是少年宫出来的山寨货色。”




》》》




      看着这两个男人(恺撒和楚子航)的背影,源稚生忽然想起深海中的那一幕,这两个人在齐胸深的肺螺中跋涉,核动力舱就在前方,按照源稚生的命令他们必须手动引爆这枚微型反应堆。高天原在崩溃,海底裂缝在增大,岩浆在水中划过耀眼的痕迹,大海被照得如同白昼,他们的齐格林装具在扭曲变形……可他们谁也没有停步谁也没有后退,而是用尽一切力量扑向前方,就像是笨拙的小鸭子在划水。




》》》




      “难怪学院里的人都说你是个杀胚,这种斩尽杀绝的作风我真是喜欢。”恺撒丢掉霰弹枪,从楚子航背后的提袋中抽出两只司登冲锋枪。




》》》




      “我跟你说过么?其实我最讨厌蛇了!”恺撒大吼的同时司登冲锋枪也开始吼叫。


      “我连黄鳝都讨厌。”楚子航冷冷地说。




》》》




      “我可从没想过自己的死法是在烤蛇的盛宴中跳进烤炉……”恺撒在倒塌的墙壁上狠狠地踹了一脚,可根本撼动不了这沉重的东西。


      “那你为自己设计的死法是?”楚子航拔出腰间长刀。


      “要有乐队和穿性感礼服的姑娘们,在香槟色的游泳池边,天空中遍布礼花,全世界的记者都在我家门外等待恺撒·加图索的死讯。”




》》》






      恺撒看了一眼货运电梯的楼层数,大约还有两分多钟这架电梯才会到达壁画厅,也就是说楚子航要拖住至少两分钟的时间。他一颗一颗地往司登冲锋枪里填子弹,这种时候他必须做点什么事情才能保持镇静。


      跟死侍肉搏,楚子航真是疯了,肉搏的话他一对一都未必能取胜,可现在他被几十上百名燃烧的死侍追逐。不过楚子航一直就是这种疯子,每个人都有一条可以为之发疯的理由。恺撒用力插进弹匣。


      “我查过你和楚子航的资料,据说你们在学院是对手。”源稚生无力地靠在门边。


      “那家伙很讨厌,表面上好相处,其实是个很自我的人,他决定的事谁都不能改。”恺撒低声说,“就像刚才这样,好像他才是我们这组的组长似的。我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人。”


      “听起来确实是不讨人喜欢的性格,但你对他的恶感似乎没有传说那么强烈。”


      “只是讨厌而已,谁也不会真的厌恶一个跟自己差不多的人,对不对?”


      源稚生一愣。


      “我也是很自我的人,我决定的事谁都不能改,要不是这样我们怎么会当对手呢?”恺撒一支支给司登冲锋枪上膛,“如果你有一个好对手就会明白,千万不能玩坏了,玩坏了再找下一个可不容易。但你一辈子都不会明白这句话,你是高高在上的皇,你天下无敌!”




》》》




      恺撒看见熟悉的黑影像是巨鹰那样越过死侍还在燃烧的尸骸,楚子航终于脱困了!恺撒狂喜地平端冲锋枪扫射,弹幕准确地覆盖楚子航的背后,如果有死侍想要追击楚子航那么必然迎面撞上恺撒的弹雨。


      “Go!Go!Go!”恺撒边射击边吼叫。




》》》




      但燃烧的蛇神纳伽忽然出现楚子航背后,灼热的长刀刺穿了楚子航的身体,那个使用双刀的蛇男一刀砍断缠住楚子航的同伴,伸手抓住楚子航的头颅,把他整个人提起在空中。他鼓动着鼻翼嗅吸着楚子航身上的气味,大概不明白猎物身上的那种鲜美的血味为什么忽然淡了。蛇尾猛地一甩,它拖着楚子航去向火场深处,楚子航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恺撒,俨然是下命令的眼神。


      恺撒真讨厌那种眼神,那种他决定的事就不能更改的眼神,楚子航居然敢对他高高在上的恺撒·加图索下令,命令他离开!


      恺撒狠狠地抓起地上所有司登冲锋枪的枪带,把五六支一起背在肩上,大步冲向火场:“你他妈的找死啊!”




》》》




      黑色的猎刀!那柄刀脱手飞掷,在很近的距离上擦过楚子航的侧脸,插进了蛇男的脑颅!


      楚子航不由自主地笑笑,原来这世上至少还有一个人跟他一样固执。黑影冲破火墙,双手冲锋枪扇面扫射,射击动作大开大阖。这位一贯如此,什么时候都是王者气概。


      “趴下!”恺撒大吼。




》》》




      “回来救我并不是什么理智的决定!”楚子航一边开枪一边大吼,“再来一挺加特林重机枪我们也杀不出这里!”


      “妈的!你以为我想来么?”恺撒端着司登冲锋枪扫射,嘴里叼着霰弹往霰弹枪里装填,他必须保证至少有一只手的枪在发射,“可那个日本人一直在说我们走吧我们走吧!我为什么要听一个傻逼的话?”


      楚子航不再说话了,只是笑笑。




》》》




      源稚生的视野一时清明,一时被黑烟遮蔽,他看着那两个互为对手的男人背靠着背战斗,死侍群越逼越近,近到恺撒有一次把枪管递进了死侍张大的嘴里才开枪把它打飞出去,楚子航把长刀好蜘蛛切插在面前,如果有死侍逼得太近他就拔刀逼退它,然后再拾起枪来开火。他们离源稚生很远,烟尘如浓雾般笼罩着这座大厅,能见度低到了极点,有时候低头源稚生都看不到自己的手,可他似乎总能看见远处那两个背靠背的男人,他们似乎闪着光,他们的光无论黑烟或者浓雾都遮挡不住。




》》》




      有些人就是这么固执,明知道结局也不愿放弃,要跳舞,固执地按照自己的舞姿跳舞,跳到被焚烧殆尽,就像火场中搏杀的恺撒和楚子航,就像在肺螺堆中跋涉的恺撒和楚子航。坚持到死都不放弃,到底是美德还是愚蠢?


      “对!我是!从不丢下朋友就是我的正义,我为我的正义活着,也为我的正义去死!”恺撒怒吼的声音回荡在他耳边。




》》》




附赠三年前的自制图



据在下不完全统计,“恺撒和楚子航”及其小弟“楚子航和恺撒”一共在文中出现了47次。


顺便安利阿楚太太以此为梗的条漫→

评论

热度(335)